2014年3月29日 星期六

AKitio Neutrino U3 2.5 英吋硬碟外接盒

之前買了 ZyNET SHARK 之後,本來都使用正常,但是,我發現了一個問題,一個不算是設計上的問題,只是頗煩人就是了,那就是 ...安裝機械硬碟的時候,它會共振 ... 而且共振發出的聲音不小 ...

可能一開始就是以安裝固態硬碟為主要,所以對於振動抑制不是很好,配上 7200 轉速(相較於節能型機種的 5400 轉速)的效能機種,例如 WD5000BPKX 的話,夜深人靜時會傳出一陣陣的振動聲,試著搭配幾款腳墊也沒用,有點想放棄治療了

所以因為這樣,開始尋找看看有沒有適用於機械硬碟的 2.5 英吋硬碟外接盒,然後找了 AKitio 這家專門生產 Mac 周邊的廠商,仔細看看 Neutrino U3 還挺有型的,於是就買了兩個試試看,一個放 Time Machine,另一個放家裡當異地備份用

開箱文的話,網路上有很多,所以就不貼了


2014_03_23_214604
AKitio Neutrino U3 的外盒,前方是 ZyNET SHARK
2014_03_23_221119
AKitio Neutrino U3 因為有另外墊高、設計了底部散熱鰭片,比 ZyNET SHARK 高出許多

Neutrino U3 是可以另外搭配 DC 5V 輸入來支撐高耗電機械硬碟,但是電源供應器請自己想法,畢竟 USB 3.0 已經足夠支撐 7200 轉速的 2.5 英吋機械硬碟了,大概只有萬轉的暴龍,或是接到 USB 2.0 的電腦時需要外接 DC 5V 輸入

但是,AKitio 在韌體的設定上有點奇葩,會發生「一覺不起」的窘境,正常使用,或是說持續讀取的話沒問題,問題是閒置一段時間後,Neutrino U3 就會進入準備休眠的情況,此時燈號會轉為急速閃爍,然後熄滅,推測是系統已經放棄喚醒 Neutrino U3,然後喚醒電腦時會看到外接硬碟不正常斷線與 Time Machine 備份失敗的推播通知

而在 Mac OS X 的系統設定上,「能源節約器」上的「如果情況允許,讓硬碟進入睡眠」即使沒有勾選,Neutrino U3 還是會自己睡著,之後試著用了一款叫做「 Keep Drive Spinning 」的程式逼迫硬碟外接盒持續上線,但也不是好方法就是了,畢竟威騰那特有的讀取臂移動聲幾十秒固定來一下還挺驚悚的 ... 而且這招到 Windows 就沒用了

後來看到有人釋出新版的韌體(版號:130107917d00),而 AKitio 原廠停在 120803916e00,而且有不少 Asmedia 新版韌體已經修正的問題沒修正,所以自己抓了新版韌體,搭配 MPTool(所謂的量產工具)與自行編寫的 INI 參數檔案去修正韌體設定


2014_03_29_011736
2014_03_29_015614

將韌體預設的閒置計時器改成「從不閒置」後,ASM1053E 內建的睡眠與節能設定就不會跟系統(不論是 Windows 或是 OS X )起衝突了,不再一覺不起,而且能夠支援先進格式化與大容量( 2TB 大小分割區)

2014年3月24日 星期一

「犬儒主義」與「台灣社會」

這幾天服貿議題吵的沸沸揚揚,而當青年佔領立法院行動演變成太陽花學運時,另外一種聲音出現了,指責學生的行為嚴重危害社會的安定、與行政機關的運作,而其中甚至可以牽扯到敵對政黨的背後力量,但這是題外話了

banana
究竟是太陽花?還是香蕉?圖片取自網路

其實這樣的講法有點偏激,但是我也是這樣想的,「台灣人的死穴就是,可以接受有禮貌、合乎法律的方式去做壞事,卻不能接受沒有禮貌、有違反法律之疑慮的方式去做正確的事情」,換而言之,就是「立意良善但是不能不擇手段?」

用偏激一點的說法,就是將這種社會風氣與現象,用「犬儒主義」的表現去歸納、當成理由來解釋

而不知道何謂「犬儒主義」?用通俗跟廣泛的方式大略解釋一下:

當代定義的犬儒主義被定義為一種對倫理及社會風俗採取不信任的態度,而大眾社會中那些拒絕被收編的人也常常被稱作是憤世嫉俗的犬儒主義者,也就是把對現有秩序的不滿,轉化為一種「不拒絕的冷漠」、「不反抗的清醒」、「不認同的接受」,獨善其身,只要自己不受傷害即可,即使這種「自己不受傷害即可」往往是種自欺欺人的幻覺

而後期的犬儒主義,則是有這樣的想法,「既然無所謂高尚,也就無所謂下賤。既然沒有什麼是了不得的,因而也就沒有什麼是要不得的」這樣想法的結果是,對世俗的全盤否定變成了對世俗的照單全收,而且還往往是對世俗中最壞的部分的不知羞恥的照單全收

於是,憤世嫉俗就變成了所謂「玩世不恭」,有種「獨善其身,反正我自己好就好了,管其他人是死是活」的意味在

這會變成是一種另類的社會冷漠,對於真正有益於社會正義,卻不是那麼政治正確的事情、行動,給予否定與批判,而且不論原因,到了後期往往會被扯上政治色彩,而讓事情往一個完全錯誤方向演變,這似乎就是臺灣社會的日常

或許會說「臺灣人看待政治人物永遠是用錯誤的觀點,從來沒辦法就事論事,根本無法有團結的行動與共識,如何團結?」,也可以說「臺灣人對待意見領袖,總是當成救世主看待,因此容易被外來力量分化」,但這同樣也是題外話了

那麼「支持服貿就是錯的嗎?就是犬儒主義者嗎?」其實也不是這樣,因為在於我們往往會將與自身看法或是意見相左的人貼標籤,就這次服貿、太陽花學運相關事件來說,我們會將持著「支持服貿」的人視作犬儒主義者,但是問題在並不能這樣歸類

主觀一點來說,那些抱持著「我支持服貿,但我並不想理解為何他人會反對服貿,我認為他們全都是社會亂源」的人才可以算是犬儒主義者

但然這很主觀,但是立場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很主觀的,要找到客觀的位置並毫無固有立場的角度來觀察是很困難的

或許服貿是好的,但問題的本質已經轉變成兩個具有長久歷史對抗行動的國家集團,在利益上、意識形態之間的對抗,還參雜了與政黨間的糾葛,而非臺灣人民真正的利益,與國家安全問題

奇怪嗎?不會吧?畢竟這就是臺灣的日常不是?儘管一點都讓人高興不起來